您好,欢迎访问浙江会展网!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新戏《寇流兰与杜丽娘》伦敦首演

发布日期::2016-07-27    来源:钱江晚报

摘要:“我已完成我的使命。我的复活只能在此。”从“血泊”中爬起来的茅威涛,说完最后一句台词。此时,已是伦敦时间7月23日晚上22点50分,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及夫人胡平华,伦敦主流媒体包括《泰晤士报》、《卫报》、《舞台报》、《夜间剧场》、《评论岛》等,和现场900多位来自各国的观众,鼓起了掌。

   每天看音乐剧的老外都傻眼了—— 茅威涛演罗马大将军比男人还男人
 
  “我已完成我的使命。我的复活只能在此。”从“血泊”中爬起来的茅威涛,说完最后一句台词。
 
  此时,已是伦敦时间7月23日晚上22点50分,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及夫人胡平华,伦敦主流媒体包括《泰晤士报》、《卫报》、《舞台报》、《夜间剧场》、《评论岛》等,和现场900多位来自各国的观众,鼓起了掌。
 
  此时,一直呆在操作室里喊了3个小时话的导演郭小男,忽然对身边的灯光设计吴玮连喊:“上上上,别管了,上!”本该谢幕时才出现的两行字幕——“公元2016年中国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将两剧改编为《寇流兰与杜丽娘》”,“公元2016年7月23日《寇流兰与杜丽娘》于英国伦敦首演”,提前打了出来。
 
  大家都站了起来,久久不肯散场,对一个将莎士比亚和汤显祖如此“复活”的中国剧团,表达致敬。
 
  “Amazing(惊艳),fantastic(棒极了)!”记者身后两个英国帅哥,一直鼓掌。他们觉得不可思议,一个来自东方的女子剧团,能爆发出如此有力量的气场。
 
  一切,都是“作”出来的。“作”,杭州话里,是爱折腾,冒险。郭小男属于蛮作的人,否则,他就不会把莎士比亚的寇流兰和汤显祖的杜丽娘摆在一部剧里。而且,茅威涛演的是一个无情而残暴的罗马帝国大将军,“花儿们”也要演男人,而且这回可不是《梁祝》里的潇洒书生,而是拿着枪到处杀戮的强壮士兵。
 
  以前晚上七点多的戏,下午四五点演员到现场,化完妆,戴上头套,坦悠悠的。可这一次,下午1点,所有演职员就必须到剧场,因为,26个姑娘的头发,除了几个人戴头套之外,几乎全部都要现梳、现吹,有的甚至还要现烫。
 
  魏春芳雪白粉嫩的脸孔,要演一个老者,造型设计师郭敏就把她的头发上面烫小卷,下面烫大卷,把头发垫高,两边加了奶奶灰。
 
  但,这些外在的改变,并不是最重要的。
 
  Strong(强壮),这是记者从现场不少观众那听到的评价,“气场像是翻了一倍,太强大了。”
 
  “这是小百花的演员长期训练出来的状态——不仅能阴柔,还能变幻并产生巨大能量。”郭小男说。
 
  所以,在这部剧里,已经无所谓要不要装扮成男人。郭小男只是告诉她们:要发力。
 
  你会发现,茅威涛不再似以往传统小生般隐忍,她大声喊,摔凳子,动作幅度非常大。
 
  但郭小男作就作在,到了《牡丹亭》这部分,又变得柔软了,依然是怎么传统怎么来。水墨晕染的园林,甚至借来了梅兰芳先生用过的一挂“守旧”(守旧是过去传统戏曲演出时所用的“台帐”和作为背景使用的底幕)重新制作。
 
  《寇流兰与杜丽娘》,一出按常理本该是“中西融合”的戏剧,反而是各演各的。
 
  “两个剧作家的人文价值、思想理念,在各演各的时候,你已经看出来了。”郭小男说,“莎士比亚和汤显祖想表达和追求的东西不一样。前者是受历史思潮影响的,焦虑于人类生活变化的,而汤显祖是说个体其实最伟大,他用一个深闺女孩子敢死敢想敢死敢生,来表达人类更巨大的人生价值。这个比较太大了,一切不同的生命奔赴,不同的担负,已经搁在那儿了,这本身就是意义。”
 
  而这样反差极大的撕裂,在茅威涛身上,显得更为疯狂。整整3小时,她在寇流兰和柳梦梅之间不停地变装,“变态”,甚至变声。柳梦梅的倜傥、俊雅,对比寇流兰的刚烈、残暴,在一个女演员身上,如此快地转换能量,这让很多每天晚上泡在伦敦西区看音乐剧的老外,都觉得震撼。
 
  “我知道茅威涛是个女人,但是,我从来没看过这么牛的表演,她的唱腔、形象都让我觉得amazing(惊艳)!” 英国国家剧院行政总监Lisa Burger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