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浙江会展网!

从小百花出来的“灯光诗人”拿下舞美界“奥斯卡”

发布日期::2019-06-13    来源:杭州网

摘要:第14届布拉格演出设计与空间四年展昨颁奖,越剧《桃花扇》获金奖

第14届布拉格演出设计与空间四年展昨颁奖,越剧《桃花扇》获金奖

钱江晚报(记者 马黎)

北京时间6月12日凌晨,全球舞美界的“奥斯卡”——第14届布拉格演出设计与空间四年展(简称PQ2019),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工业宫举行颁奖典礼。

浙江人非常熟悉的“灯光诗人”——中国舞美设计家、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周正平,凭借越剧《桃花扇》获得“灯光设计金奖”,这也是本届唯一灯光奖项。

如果你是个戏迷,一定多少看过周正平的作品,比如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西厢记》《陆游与唐琬》,田沁鑫的《生死场》,还有北昆版《牡丹亭》。

而早在2017年,周正平就代表中国获得另一项国际舞美赛事——2017WSD世界舞台设计展灯光大奖,这是中国灯光设计专业首次斩获国际最高奖项。

用灯光打造诗意魔幻

《桃花扇》拿下金奖

布拉格演出设计与空间四年展(PQ),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历史最长和最具代表性的演出设计展事,与国际舞美组织(OISTAT)创立的世界舞台设计展(WSD)并称两大国际剧场艺术展。

2015年,周正平负责灯光设计的北昆版《牡丹亭》,便拿了2015布拉格四年展演出设计荣誉奖,刘杏林担任舞台美术设计。

而此次,周正平凭借越剧《桃花扇》获得“灯光设计金奖”,这是他为南京市越剧团设计的作品,今年3月在南京首演,依然是和刘杏林搭档。

评委会在授予周正平的颁奖词中写道:“这是一个诗意的、魔幻的、高度复杂的灯光设计,它扮演了一个强大的、戏剧驱动的角色。虽然灯光是一种短暂的冲动和高度技术性的媒介,但它的呈现使评审团能够区分艺术概念。因为它的奇异美,抽象的品质和精妙,最佳演出设计奖(灯光)授予周正平。”

越剧《桃花扇》的舞美元素精巧极简,主体背景一镜到底,残荷、窗棂等古典元素的现代运用,呈现出一种典雅与优美之间的平衡。

而灯光弥漫其中,参与完成了场景转化、叙事引导、形象刻画、心理开掘、情景营造、气氛渲染等一系列戏剧语汇,准确到位、意蕴丰富、节奏流畅。此时,灯光不单是灯光本身,而是戏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时学习戏剧,成名于小百花越剧团

“我很幸运,少年时学习中国古老的戏剧表演,让我比很多人更早知道演员是什么样的。‘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中国戏剧的凝练、留白和美感是有身体记忆的,青年时期开始作为一名设计师,自己的设计理念、探索能够在PQ展上得到肯定,这是一份莫大的荣幸。”在颁奖现场,周正平连说了三个“我很幸运”。

18岁,周正平先后在上海戏剧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学习灯光设计和舞美设计。1986年开始,他担任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专职灯光设计,《大观园》《西厢记》,尤其是茅威涛的代表作《陆游与唐琬》,里面经典的“沈园”白墙就出自他的手笔。
如今,周正平已不是当初为小百花设计《大观园》的新秀,他是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舞台美术学会会长。周正平共有25部参与主创的设计作品获中央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16部参与主创的设计作品获中国文化和旅游部“文华大奖”。

“我很幸运,从演员到舞美设计师,我更加知道什么样的设计是有生命力的,正如这届舞美展的主题,我想各国的艺术家对这种生命力的追求是没有国界的。”周正平在获奖感言里这样说道。

的美学和哲思,都凝练在他这三部作品里

这几天,PQ2019正在布拉格展出,展览将持续到6月16日。

本届PQ展,中国代表团分别在国家与地区展、学生展、碎片展、建筑展、出版物展等五个单元,以不同的形式进行了展示,筹备历时18个月,这也是中国在PQ展参展历史上最大规模、最多板块的一次深度参与。

中国国家展区策展概念以“在别处”主题,策展人为谭泽恩,也是来过杭州的李建军导演的舞台剧《美好的一天》演出设计。

中国国家展区以同心圆的圆形规则,将分散的几处展区统一成一个整体,形式上,通过25部设计师的手机,将作者与外部世界,与观众关联起来,构成三重“平行现实”。

在这一主题下,周正平带来了三部参展作品——歌剧《玛纳斯》、越剧《桃花扇》、短片《别处·灵光》,分别从空间“别处”、时间“别处”、心灵“别处”,传达对灯光与舞台、与戏剧、与叙事,乃至对英雄、民族、历史、家国,以及对光本身的美学表达和哲学思考。

其中的短片《别处灵光》,它不是一台演出的灯光设计,而是设计理念的别样表达。周正平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有着600多年历史的浙江江山市大陈村,为自己的作品采风。这个晚上,露天古戏台正上演一出婺剧,演到一半,突然停电了,村民们点起了蜡烛,演出继续。此时,周正平看到了一种光,“戏剧之光是可以设计,但有一种光,是无法设计的,便是人的心灵之光。”

这部短片通过一个简单的小故事传递了一个简而深的美学思想,凝结着灯光诗人周正平对灯光跳出机械设计层面的哲学思考,转而寻求光外之光,光外之韵,大有“行至水穷处,坐观云起时”之境。